同樓門兒我的伴兒
【字號: 威尼斯人 新華網( 2019-09-18 09:11)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作者: 羅士棣

????□羅士棣

  不久前的一天,我在辦公室接到一個電話。讓我驚喜不已的是,電話居然是我兒時同一樓門兒的鄰居、一個與我十分要好的玩伴打來的。他在管道公司沈陽調度中心工作,幾天后要來蘭州參會,想跟我見見面。他聽說我在蘭州輸油氣分公司工作,便從集團公司內網找到了我們單位的門戶網,并在通訊錄里查到了我的辦公電話。

  我到機場接他。雖然二十幾年沒見,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,而且一點也不生分,立馬就像昨天剛見過面的老朋友一樣熱絡地暢聊起來。我想這就是“發小”之間的一份特殊感情吧。

  當晚,我請他吃了獨具蘭州特色的手抓羊肉、釀皮和牛奶雞蛋醪糟等美食。飯桌上,我們把酒言歡,共同回憶起了在管道一公司溝幫子基地度過的那段斑斕、美好而難忘的童年歲月……

  上世紀70年代中期,隨著管道一公司施工任務的逐年增加,亟需建成一個功能齊全、基礎設施完善、能夠適應管道建設和職工生活需要的綜合性基地。當時,考慮到溝幫子鎮交通便捷、利于上線,便將基地選址于此。慢慢地,住宅樓、學校、醫院、百貨商店……大院兒麻雀雖小五臟漸全,這片昔日的鹽堿洼地開始成為許多一公司人的“第二故鄉”。

  我家住在28號樓3單元。樓門兒里的小孩兒全是一公司子弟,年紀也都差不多。

  提起3樓1號門的S哥,先得說說他的母親。阿姨在我心目中的最深印象有兩個——一是極愛整潔,二是對S哥十分嚴厲。記得小時候偶爾趁阿姨不在時去S哥家玩兒,總得有人在窗口“放哨”,一見阿姨回來了就即刻告訴大家,小伙伴兒們便趕忙將坐皺的沙發巾、床罩鋪展的如鏡面一般平整,然后迅速撤退,因為一旦讓阿姨發現家中有小孩兒禍禍(東北方言,破壞、搗亂之意)過的蛛絲馬跡,S哥就免不了挨上一頓臭罵。樓門兒里的小孩兒聚在樓下玩泥巴,S哥往往不敢上手,理由是弄臟衣服他媽媽會罵他。偶爾經受不住大家的慫恿玩上一會兒,猛一抬頭,總會發現他媽媽正在陽臺上用凌厲威嚴的目光瞪著他,他也只有乖乖上樓等著挨罵了。

  按照現在的話講,阿姨是名副其實的“虎媽”。那時候,我在家里經常聽到阿姨因為S哥差一點沒有考到滿分而對其歇斯底里、響徹樓門兒的疾聲訓斥。那尖厲的嗓門總是讓我心驚膽戰,不過也省卻了我媽對我的教訓。

  嚴母出才子。正是在阿姨不近人情的嚴苛管教下,S哥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管道中專,畢業后分配回一公司工作,聽說現在已成長為中層骨干。

  3樓2號門的S妹,是我的小學同班同學。那時我經常去她家跟她探討學習問題。在我的印象中,她是一個邋里邋遢的女孩兒,一年到頭鼻孔下方總是掛著兩道大鼻涕,吸溜吸溜地在鼻孔里進進出出,快流到嘴巴時就用袖子擦上一把。小學畢業后,由于我去廊坊上了中學,我們就沒見過幾次。后來聽母親說她大學畢業后也回到一公司工作了。最后一次得到她的消息,是有一年我休假回到一公司廊坊基地,在宣傳欄中看到了她大紅的婚禮告示。

  2樓3號門的G哥與我過從最密,可謂“一根冰棍輪著舔,一把瓜子分著嗑”的好兄弟。記得一次我吃完他吃剩下的一根雪糕后沒幾天,他便查出了甲型肝炎,不幸休學一年。我媽因此嚇得不行,生怕我被傳染上,好在最后“有驚無險”。他初中畢業后去當了兵,退伍后全家搬到了錦州市區,再后來便杳無音信。

  ……

  那個年代,沒有手機、IPAD、互聯網,也沒有五花八門的早教班、興趣班,樓門兒里的小孩兒們課余時間就是在一起打沙包、捉迷藏、玩羊拐、過家家、彈玻璃球……

  記得一次,我們用零用錢買來許多蠟燭,擺滿了整整三層樓道;搖曳的燭光映襯著我們純真的笑臉,整個樓門兒仿佛被我們裝扮成了美輪美奐的童話世界。我們還在樓道的墻壁上天馬行空地涂鴉,抑或把成長的趣事、長大后的理想寫在上面;直到2007年我最后一次回到溝幫子基地,看到這些充滿童真童趣的畫作和字跡,還不禁啞然失笑。

  小伙伴兒們最愛玩的是“瞎子”摸人游戲。游戲都是在晚上進行的。游戲開始后,當“瞎子”還在倒數:10、9、8、7、6……的時候,大家伙兒便有的像無頭蒼蠅似的東奔西竄,有的害怕地躲到角落里,有的甚至藏到腌菜缸里,更有甚者還做出高難動作——雙手抓住樓梯護欄,身體懸在半空中,總之,大家都極盡所能不被“瞎子”摸到?!跋棺印筆倍⌒囊硪淼孛髯?,時而大張雙臂在空中亂舞。一個小伙伴躲閃不及,就被“瞎子”摸到了。按照游戲規則,兩人角色對換。游戲繼續進行,第二輪、第三輪……大家忘記了時間,忘記了煩惱,直到大人喊著回去睡覺,我們才依依不舍地結束了游戲。

  讓我終身難忘的一件事,是我和G哥偷拿了家里的錢,“伙同”1樓1號門的Z哥一起去玩游戲機。當時我從家中的抽屜里偷了8元錢,因為錢少,一直未被父母發現。G哥膽子大,偷出了自己的壓歲錢——一元一張共一百元嶄新的鈔票。游戲機玩起來自然是將一切拋到腦后的,直到一天中午,G哥的媽媽敲開了我家的門……事情“敗露”后,母親怒不可遏,為了嚴懲我,她用腰帶狠狠地抽了我。原計劃抽五下,可抽到第三下時就被于心不忍的父親攔了下來。自那以后,我們幾個的零花錢便被嚴格控制,游戲機也幾乎與我們絕緣了。

  遠方的小伙伴兒們,你們還好嗎?光陰荏苒,歲月如歌?;瀉鮒?,當年那幫懵懂的小孩兒還沒玩夠瘋夠,便已人近中年。夢回童年,你們總會一個個蹦跳在我的眼前,那么清晰,那么親切,那么可愛;那稚嫩的眼神,那燦爛的笑容,那逗人的頑皮,那所有的一切都恍如昨日,在我記憶的心湖里低吟淺唱。

  在這個微涼的初秋,我在蘭州遙祝你們一切安好、幸福綿長。

  難忘兒時情,有緣再相見。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0084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