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塵今世水磨溝
【字號: 威尼斯人 新華網( 2019-10-08 09:48)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作者: 韓德年

  在永登的民樂鄉和連城鎮之間,有一條南北貫通的峽谷。地圖上找不到它的身影,在祁連山汪洋無涯的群峰間,它也不過是一條不起眼的溝壑,只有從歷史的只言片語中才能感受到它曾經的崢嶸與不凡。它的名字叫水磨溝,一個充滿麥香味的祥和名字,但卻蘊藏著幾多不平凡的前塵往事。

  發源于青海境內疏勒南山東段的大通河,在古代稱之為浩亹河,浩者,為水名;亹者,水穿山峽,兩岸山峰聳峙若門。此河流經連城一帶,河谷稍稍開闊一些,便孕育出了一方生靈。漢代曾在這里設置浩亹縣。此地背山臨水,水急山險,為河湟、河西的戰略要沖,自古以來的兵家必爭之地。特別是千年前的北宋時期,這里曾是宋、夏兩國拉鋸爭奪的邊境要塞。連城古城便應運矗立其間,這座古城,又名古骨龍城,又名震武城,不管名稱如何變換,它的軍事地位卻始終如一,虎踞龍盤地扼守在水磨溝口,大通河畔。

  水磨溝,是明清時期才有的稱呼。之前它就是一條戰略通道中的重要一段,雜沓的鐵蹄、沉悶戰鼓、冷兵器的脆響是它唯一的聲響,“四面邊聲連角起。千嶂里,長煙落日孤城閉?!筆撬釕男湊?。從連城向北,甫進水磨溝,不到一里地,便見山閉水隱,只余青森森的花崗巖崢嶸眼前。再進,便覺陡峭巉峻的兩山如門扇般緩緩錯開一條罅隙。路和小溪便爭相蜂擁而出,路傍著溪,溪繞著路,蜿蜒蛇行。兩岸的山峰如戟似劍,蔚藍的天空被山峰裁剪成一條絲帶,隨山勢而飄忽舞動。距溝口不遠有一處宋代摩崖,為宋徽宗宣和七年(1125年),陜西路提點刑獄公事郭傅師巡按此地震武軍返回時勒詩一首:“水嗽寒敲玉。山光翠潑藍。雖然居塞北,卻似到江南?!蔽牟伸橙?,生動再現了九百年前水磨溝的山光水色。

  再迤邐北行十幾里地,有一處叫蹬蹬城(宋史中的德通城)的城堡遺址。已是斷垣殘壁,除一些殘存的墻基,早就不復“城堡”的模樣,只有從依山而建的地勢,以及距此不遠的北及東北方山頂的烽墩,窺測它千年前的軍事價值。蹬蹬城向北再行十幾里地,又有一處因形狀呈三角形而命名為三角城(宋史中的石門堡)的城堡遺跡,依山而建,臨溝邊路旁,蹲踞峽口前,大有一夫當關的霸氣。短短三十幾里的距離,就有三座軍事城堡。不,應該還有一處城堡,在蹬蹬城和三角城之間還有一處叫羊胸子城的城堡,因它建在一處似羊胸一樣凸起的山脊上,因形而名??晌講講轎?,足見水磨溝當時在軍事上的重要地位。水磨溝再往北,翻越獎俊阜嶺便到了武勝驛,再西北便是坪城堡,再西北便是松山城,一條北宋時的邊界線便躍然眼前。

  也許今天,坐在這溝底靜靜的感悟,你會聽到霍去病麾下的漢家戰馬第一次踏入山谷的震顫,你會聽到北宋名將劉法與西夏軍慘烈廝殺的哀嚎,你也會聽到清朝將軍岳鐘琪剿滅叛匪的號角……清澈的溪水多少次被鮮血污染,溝底的砂礫多少次被枯骨增厚。戰爭啊,吞噬了多少年輕的生命血肉,制造了多少孤兒寡母的淚海血湖!

  直到明清時期,水磨溝作為邊界的軍事地位才逐漸消失。褪去猙獰血腥外衣的水磨溝顯現出了它鐘靈毓秀的自然本色。充沛的雨水,肥沃的土地,讓水磨溝方園的山溝褶皺間逐漸地繁衍出不少的人丁牲靈。生靈繁殖,五谷豐登,在昔日唯有戰火血腥的小溪中催生出了第一臺水磨。然后,就有了第二、第三臺,每當秋后,整個水磨溝氤氳著麥香、炒面香,人喧馬鳴,和著水磨轟轟的轉動、籮面杠哐當哐當的碰撞,交織成一曲韻味獨特的交響樂。這項發明于漢代的偉大而經典的機械制造,千年后依然給這條山谷帶來了新生。

  明萬歷年間,一座叫東大寺的佛家寺院建成于水磨溝最為秀美的地段,山環水繞,翠峰如屏,晨鐘暮鼓,梵音悠揚,為昔日肅殺的水磨溝平添一道祥和的瑞光。據稱此寺僧眾最多時有一千多人,可謂規模宏大。

  上世紀九十年代,一條鋼制的長龍自水磨溝西邊的半山穿出,淌過溝底,又一躍而起,飛至東邊的山腰,迤邐而去。這便是素有西北都江堰之稱的引大入秦工程中的一處倒虹吸,全長567.96米,是目前國內最大的鋼制倒虹吸。

  肅殺的金戈鐵馬已然凝固在史書的字里行間,曾經熱鬧的水磨房早就風飄水流去?;毓櫧降乃ス黨良龐諶悍寮?,被漸漸遺忘。水磨溝也成為僅具紀念意義的歷史名稱。其實在千年前的宋代它還有別的名號,從宋代摩崖中看到,在當時它似乎叫挦麻灣。一個極富動感與詩意的名字啊。

  水磨溝,亦或叫它挦麻灣吧,一條不大的峽谷里竟積淀著如此厚重的古今奇觀。(韓德年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0777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