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林景語
【字號: 威尼斯人 新華網( 2019-11-01 09:22)  來源: 甘肅日報  作者: 丁皎年

  祁連山涼州區地界內的哈溪森林,一眼望去,植被茂盛,溪流潺潺,煙云縹緲,仔細探尋,卻有幾個特別之處。

  森林近在咫尺。祁連山各處的地形地貌大致相似,山的外圍是低矮的土黃色的丘陵,往大山里延伸十幾公里幾十公里不等,地勢漸高,草甸灌木漸多;之后,便是森林和草原,面積廣大;地勢繼續增高,是稀疏的高山灌木和冷硬的巖石,然后,便是皚皚雪山。哈溪森林的獨特是:從溪谷低矮的地方開始,森林便產生了。這可能是比較遠離騰格里沙漠的原因,也可能是更靠近大山里更茂密的森林的原因,也可能是這里的人們對植被墾伐少。溪谷里,多有牛羊,村莊,麥田,草地。我們七月下旬游覽的時候,油菜花恰好開了,梯田上耀眼奪目的黃燦燦一片一片,一綹一綹,一塊一塊,蜜蜂蛺蝶嗡嗡嚶嚶,微風忽來,滿谷濃香,浸染身心到一“醉”字;山雀斜斜飛出,刺破了幽靜的青綠。一個同事笑道,她不能再望油菜花了,太黃,黃得使人頭暈眼花,她需要望綠色。七八個人便進入森林,她說,身心立刻安靜了,但似乎眼里的黃色未散盡,感覺奇幻;我聽了,腦海有了張大千《村林煙暖》的留跡。林中多為松柏,少許山楊,中間一條溪流,點綴綠苔石子,豁亮的陽光跌入,閃爍千萬銀色。大家歡聲笑語里,濯手濯足,捧濺戲水,驚飛了云雀。它的鳴聲,清脆亮麗,晴空不遮,像鋼琴的彈奏溫潤跳躍。

  蛇川子滿谷。此草又名寸金草、土白芷、蓮臺夏枯草等,莖葉的外形好像平淡,但包裹一層細細的白色絨毛,恬靜輕柔,就有了風致;果實可入藥。這草又有一個“相傳秦朝時”的故事,治病救人時,因在蛇身下發現,如同蛇的床,故名“蛇床”,其籽稱“蛇床子”。有一條溪谷的河灘寬闊,蛇川子隨著地勢的高低起伏,布滿山谷。此花未被他花沒,又入鄉隨俗,花色有異了,枝葉稀疏時淺紅,密時泛白,葉瓣鋸齒狀,橄綠色,白色纖毛多,因此,整體呈白色。很久以來,它們與昆蟲、鳥類、山洪、寒冷、香味、雪水為伍,充滿野性和生命力,占據了這河灘,與祁連山的溪谷里常見的馬蓮、青草、蒿草、高山灌木、高山草甸比較,有了一席之地,生生不息。這柔軟的外形下強大的力量使人敬畏。愛照相的一個同事說,等她從低處的花叢里走向高處的花叢時,像艾略特詩句“你是玫瑰園里的玫瑰”,再按快門。咔嚓一聲!果然好看,一個人被野性的不加人工裝飾的野花映襯,背景有一朵出岫的青云,幾片藍天,兩三線峰巒。從美術學的角度看,她還有一個提衣裙向高處攀行的姿態,具有動態美。

  野草莓可食。我們走了祁連山的許多峽谷,森林,草原,直接食用的堅果、漿果、野果很少,但這里的一處山坡有野草莓可食,味道很好,酸中帶甜,澀里含醇。這使我們驚喜,開始采摘。遇到幾個農婦山里干活回來,也采摘草莓,她們圍著頭巾,穿山間短衣。一個農婦與我們說話,說怎樣才能采摘到熟的草莓,哪里多,我們認真聽,搭訕,剛開始覺得山里的草莓無窮無盡,聽了,才知道了草莓的有限性。一會兒,她們要走另一條路了,她們手里的草莓都給了我們,我們一一接住,熱情感謝了。等她們走遠,一個同事說:山里人心好。后來,我琢磨“心好”是怎么一回事,產生的原因可能多,其中一個,山澗草木皆有情,皆善,水皆川流不息,且柔軟而有力,長期滋潤“心”,故有此說。她們的說話,一句話一個意思,沒有裝飾和渲染,淳樸真切。此時,我才懂了劉禹錫《插田歌》中的“農婦白纻裙,農夫綠蓑衣。齊唱田中歌,嚶佇如竹枝?!?/p>

  金礦遺跡是一堂課。在一處三角形河谷,三座山峰之間的兩條河流匯聚,形成一個河灣,水波瀲滟,再穿過水草和淺灘向北方流淌,我領略了“兩水夾明鏡”的實境,意外發現了一處廢棄或被關閉的金礦,有碎石,水泥槽,鐵罐桶,深井,沖洗池,沙金槽。應該是被關閉的,因為祁連山是“聚寶盆”,金礦綿延,儲藏帶“時斷時續”,但歷史上和近現代的盲目開采破壞了生態環境,后來非法開采都被關閉,人員撤出大山,設備搬出大山。我們摩挲著遺跡,感慨良多:昔日,多少人帶著發財的夢想來此,有多少心血汗水,愛恨情仇,現在,時代變了,發財再不靠砍伐森林淘金子。這遺跡,是一堂礦業課,也是一堂生態課。森林,“金”語消失,“景”語恢復。瞧,一只褐頭山雀落于石槽的尖上,急切興奮地左顧右盼,它希望的另一只褐頭山雀也飛來了,互通了鳥語,被石槽沉沙新生的一叢嫩草安撫,歡愉已極,在古箏般的煙云、鋼琴般的水聲和小提琴般的山風里,呼啦地飛走了。

  森林的景語其實非常復雜,就像《瓦爾登湖》里的一段“景語”:“在溫和的黃昏中,我常坐在船里弄笛,看到鱸魚游泳在我的四周,好似我的笛音迷住了它們一樣,而月光旅行在肋骨似的水波上,那上面還零亂地散布著破碎的森林?!閉饃擲?,什么聲音都有,混沌的,清晰的,熟悉的,陌生的,奇妙的,親切的,強勁的,微弱的,還有更多的難以形容的,穿著色彩,塑成造型,像一個個靈異的光碟,傳達大自然神秘、豐富而平和的訊息。一些訊息,安撫我們的心靈;一些訊息,啟發我們的感知;一些訊息,帶給我們思索。

  在我們離開時,空谷里的一聲聲鳥鳴、小羊羔嗲氣的叫聲和磕木頭的低音熟悉、踏實而又新鮮,使人陶醉,忍不住回望,回聽,氤氳的峰巒漸遠。(丁皎年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179878